野菜成田间,早春二月挖

每年立春后,农村的田地间总能长出许多不知名的野菜。日前一个午后,来自小港顾家桥的沈阿姨便与好友来到了村子前的野地里,趁着日头好,挖点新鲜“花脸菜”回去。 “‘花脸菜’是最常吃的一种野菜了,用来包春卷,做饺子都是很鲜美的,就连清炒炒也很爽口。”沈阿姨一边笑眯眯地说着,手下动作却丝毫不慢,看见一株鲜嫩的“花脸菜”,便拿起“沙尖”利落地割下,放到随身携带的篮子里。这个季节,约上三五好友,寻一片空地,半个小时后,满满当当一篮“花脸菜”便有了。

眼下正是荠菜大量上市的时候,作为本地野菜的“杰出代表”,荠菜一直非常受市民欢迎,北仑人一般把荠菜叫做“花脸菜”。 不过,如今市场上的荠菜与儿时在田野间看到的荠菜似乎略有不同。印象中,荠菜大多个头较小,叶子呈锯齿状,绿中带着一点灰褐色,因为叶片多呈散开状“趴”着地面生长,所以民间有“撬花脸菜”的说法。而市场上的荠菜,大多颜色翠绿,株型较大,叶子也同青菜般是竖着生长的,呈倒卵形。“现在市场上在卖的野菜大多都是家里自己种的,很少会有野生的啦。”一位卖菜的阿姨说。笔者走访发现,如今种野菜在乡间挺“流行”。 野菜并不一定野生,大多为人工种植 在北仑大碶邬隘村的一处农田里,绿油油的荠菜如同小青菜一般整齐地排列着,种植户叶师傅正忙着挖菜。“荠菜现在很好卖,七八元一斤买的人非常多。到了过年那会儿,甚至可以卖到10多元一斤。”叶师傅告诉笔者,自己也是偶然发现的这个商机,“本来也不知道‘花脸菜’那么受欢迎,最早看到田边有野生的,就挖了点去市场卖。没想到非常抢手,就留了种子开始把它当蔬菜种了。” 叶师傅地里的荠菜大多也同市场上的一样,颜色翠绿,叶片平滑。“这些荠菜的种子是我从菜场的种子店里买来的,种出来的基本都是像这样叶子边缘比较平滑的板叶荠菜。”叶师傅说,“我那边还有一块地,那里种的都是原本野生的散叶荠菜。”笔者随着叶师傅来到了种散叶荠菜的地里。散叶荠菜挨地生长,呈莲座状,叶片卵形或长卵形,羽状深裂,叶上有毛,叶片边缘有锯齿。据叶师傅介绍,这些荠菜的种子都是自己从田边长出来的野荠菜上采来的,之后每年留种子种植,也已经变成了种植蔬菜。 “虽然品种有一些差异,不过我觉得味道没有太大差别,”叶师傅说,“有人说野生的这种要更香一点,市面上也是野生的更受欢迎。”因为地里撒了肥料,“野”荠菜也一改往日的瘦小身材,变得又大又嫩。“跟其他蔬菜比起来,荠菜还是太小棵了,挖起来非常麻烦,不过因为价钱好,我们这边种的人还是挺多的。”叶师傅告诉笔者,市面上在卖的大多都是自己种植的荠菜,因为吸收过肥料的荠菜会长得比较大,集中化的种植也方便采收,“野生的太小了,挖半天都没有几斤。” 成本较小,只要种下去就有收益 除了荠菜,马兰头、草子等野菜也成了农户的田间“新宠”。在大碶老贺村乐师傅的田里,除了荠菜,马兰头也为他带来了不少收益。“荠菜一般从11月份开始可以采收到第二年3月,马兰头则全年都可以卖,价格在6元左右一斤,贵的时候能卖到18-20元一斤!”乐师傅告诉笔者,这些马兰头都是他从田头地角挖来种根繁殖的,“挖来时没那么多,小小的种了一片,第二年它就自己蔓延开来了。” 投入小,收益高,这是不少农户都热衷于种植野菜的原因。“虽然说是种植的,但实际上除了多施点肥,跟野生的并没有多大差别。”乐师傅说,“野菜生命力旺盛,不受虫害,基本上不需要打农药,平时也不用怎么管理。像荠菜,只要头一年种过,它自己籽掉下去了第二年又会长出来,连播种都不需要。马兰头就更不用说了,只要有地方让它生长就行,一年四季都能够采收,经济效益还可以。” 不仅露天的地里有,不少大棚里也能见到野菜的踪影。在徐洋、高塘的蔬菜基地里,大棚种植草子、芘花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。据区植物检疫站有关专家介绍,芘花和草子最早都是作为绿肥在农田推广的,因为其鲜嫩味美,每当四五月份长满田间的时候,人们总喜欢摘一些回家炒着吃,久而久之,也就变成了人们喜爱的“野菜”。 徐洋种植户陈大星告诉笔者,与天然生长的芘花不同,大棚芘花一般在10月初种下,到了11月中旬就可以采收了。“大棚种植芘花经济效益比较高,在春天只能卖四五元一斤的草子到了过年的时候可以卖到10多元一斤,平时也能有七八元一斤的价格。”虽然是大棚种植,管理上也较其他作物要轻松许多。“只要大棚里面温度够,平时把野草拔一下,它就能长得很好,其他的基本不需要担心。”陈大星说。 种植的野菜,市民也很买账 近年来,随着人们对健康的日益重视,纯天然、无污染的野菜越来越受到市民的欢迎。那么,对于这些种植的“野”菜,市民是否同样买账呢?笔者随机询问了几位买菜的阿姨,大家基本都给予了肯定的答复。 “这么大的荠菜一看就知道是种出来的,”一位姓徐的阿姨说,“不过种植的荠菜比较嫩,颜色也要好看些,所以我常常来买。”家住灵峰公寓的李阿姨也表示,“现在污染多了,野生的反而担心不安全,万一是长在工厂边什么的,吃了多不好。所以干脆还是买种植的野菜,图个放心。”不过也有个别市民表示,种植的野菜少了一丝“野”味,毕竟没有自己从田间挖来的好吃,所以很少会去购买。

图片 1

去市场买菜,远远地,一位海南老婆婆摆手招呼我,她的面前,堆放着几把湿漉漉的青菜。

看我走近她,便操着生硬的普通话对我说:阿姨,这个菜好,买一把,买一把。

我笑了。海南当地人对岛外人的称呼很有意思,年轻人总把我这个年龄的女性叫作大姐,而年长的人却称我们阿姨。

这个叫什么菜呀?我问。

一定是看到有卖出的希望,老婆婆更加热情了:这是革命菜呀,阿姨不晓得哩,好得很哟!

革命菜,我是晓得的,是海南特有的一种野菜。之前常听小区的邻居们说起,在这里居住久的人,还会自己去田野里采挖呢。

那,这种菜怎么做好吃呢?我问。

就是炒一下,清炒一下就好了嘛!老婆婆继续热切地介绍着。我不忍拂老人家的心意,虽然已经买了大包小包的各类果蔬。

一把革命菜,三块钱。

这情景我是熟悉的。凡在当地市场上卖野菜的,多半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婆婆,她们去田里采摘后,按差不多的数量分成把,再用细绳子扎系好,整个的生产加工过程,都需要自己独立完成。最后的一道工序,就是挑着或推着,去附近的农贸市场出售了。虽然要付出如此多的辛苦,而且总共也卖不到多少钱,但感觉得出,每卖出一把,她们会从心底里开心。她们的许多同龄人,已经在依赖儿孙赡养了,而她们,还会感觉出自己的价值,收获着自给自足的快乐。

还有一层原因恐怕连她们也不曾想到的,便是对野菜的千丝万缕的情愫。她们这个年龄,多半是从小就在田野里与野菜为伴的,从做女儿到做媳妇,从做母亲到做奶奶,野菜从不曾真正离开过她们。如今,生活好了,不需要靠野菜充饥了,却也知道了野菜可以换钱的门路,况且,野菜作为绿色蔬菜对于现代人的好处,她们会更加清楚,也更有一种与人分享的愿望。

海南的革命菜在诸多的野菜中,可算得小有名气的了。据说,当年冯白驹将军统率的琼崖纵队,能在五指山区坚持革命斗争二十三年红旗不倒,靠的就是这种野菜充饥。革命菜之名,也因此流传开来。其实,革命菜在其他地方被称为野茼蒿,又名安南草,是一种常年生长的野菜。《本草纲目》有记载:茼蒿“安心气、养脾胃、消痰饮、利肠胃”。我是极推崇祖国医学的,上了本草的植物,一定是错不了。

回家来加工,发现革命菜的粗纤维物特质的确不虚。一株株摘下来,从根到梢,都有一条长长的筋维系着,起初还以为是长老了呢,掐下内层,才发现还是嫩嫩的。不过摘菜的功夫很长,需要象摘老豆角那样一截一截的折断,把象筋一般的粗纤维撕掉,不然,会影响口感的。

我没有按照老婆婆介绍的做法清炒,而是来了个“琼菜鲁吃”,一少半焯了凉拌,加上蒜未,淋上香油,清香而绵脆。一大半做了山东老家的馏菜,更是美味无比,又当菜又当饭,估计作为革命菜老朋友的当地人,也未必这么吃过。

本文由上海彩票发布于农业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野菜成田间,早春二月挖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