碧水东流会有时,云龙强化源头治水

污水管网铺设、铸造行业二次升级改造、亲水河道建设……今年以来,云龙镇把“治水攻坚”行动作为打造“美丽云龙”的重中之重来抓,强化源头治水,通过对镇域内甲村横河、前塘河、九曲河、姜山河、大东江的综合治理,力争实现“河畅、水清、岸绿、景美”的目标。 治水先治污。作为“十二五”期间最大的单体民生工程——污水管网工程已全面动工,计划5年内全镇完成36公里污水管网建设任务。年初,已对全镇5条主要河流的沿河排污口调查摸底,下一步,将在老村庄铺设截污管,提高纳管率。 同时,云龙镇已启动河道沿岸废旧物资回收站整治工作,重点是前塘河和姜山河沿岸两个大型的废旧物资回收站,目前整改通知书已下发,要求在本月10日前将场地堆放物资清理干净。力争在6月底前关停河道沿岸无经营许可的非法畜牧养殖场,并对其清理。 重点开展河岸垃圾、河面垃圾死角清理和沉船打捞工作。截至目前,已打捞沉船25艘。“我们村派了1艘船、3名工作人员,连续5天对村里8条河道的生活垃圾等进行了清理。”前后陈村村主任夏章明说,下一步还要对村里的建筑垃圾进行清理。 源头治水还包括对铸造企业的整治。今年,云龙镇将以宁波吉威熔模铸造有限公司等企业为试点企业,二次启动镇域内铸造行业升级改造,彻底解决铸造行业“烟、尘、水、味、噪”污染问题。

图片 1

姜山河又名姜山横河,是鄞东前塘河的主要支流,东通定桥,西连斜桥,南抵蔡郎桥、白杜,北接铜盆浦。 这条总长6.2公里的河道,流经鄞州姜山和云龙两镇,四通八达的水系,曾把两个小镇浸润成充满灵韵的江南水乡。 然而,曾经的河水之美却演变成如今的河水之殇。环保部门给出的结果是:劣五类,氨氮超标。 “工业和生活污水是河道污染的主要来源。”一级河长、副区长黄新山曾多次实地查勘河道,他说,一方面要从源头治河,另一方面要提高全民的环保意识。 河水之殇 “连日高温干旱,又缺乏生态补水,河的水体都已发绿发臭,部分水面还漂着令人作呕的污物……”这是去年8月,《宁波日报》头版描述这条河的一段文字。 “一方面是粗放式发展和生活污水直排,造成污染不断;另一方面是生态基础设施欠账多,滞后于经济发展和人口集聚。”黄新山第一次检查这条河道时,网箱、地笼密布,河道两岸垃圾、白色污染物堆积,沿岸企业污水直排河网,定桥村有两个水泥障碍物阻碍了河道的畅通…… “五彩河”“垃圾河”“下水道”……沿河的企业、居民区既是河道最大的污染源,又是河道污染最大的受害者。 姜山河90%流经姜山镇,这里有畜禽养殖场1家,面积1200多平方米;渔业养殖设施18处;涉及2家企业、1家废品回收站,普遍存在污水直排现象;沿河村共有5处生活污水直排点,部分河道两侧垃圾倾倒严重,有些还严重阻碍了河水的流动。 云龙镇内的污染主要存在于渔业设施、河道两岸垃圾和白色污染废弃物。该镇共有网箱约130个、鱼箔12道、地笼200个。 工业是姜山内河的重要污染源。黄新山对每家沿河企业都进行了调研。每到一处,他总是要求企业家提高环保意识,认真思考可持续发展。 清水行动 还水之美,还水之清。 看到问题所在,姜山、云龙两镇制定目标,明确责任,开展了专项清理整治。 开展河道疏浚,现已完成疏浚5.2公里,完成绿化2.1公里,剩余部分将在下半年施工。 铁路北环线施工,截断了姜山河河道,对河道治理和夏季防汛有影响。在黄新山的协调下,已与施工单位进行对接,确保在夏季汛期来临前完成施工。 渔业设施整治及河道阻碍物清理将于5月底全部拆除。目前,姜山已拆除网箱50个、地笼340多个;云龙镇已拆除网箱100余个,并制定了补偿办法。 两镇建立了河道保洁长效机制,每日巡查和养护。此前,姜山镇结合水利工程建设,全面清除河岸沿线垃圾和堆积物、搭建物,对夏施村缩窄河道、定桥村两处水泥阻碍物进行清理,拆除沿河畜禽养殖场1个。 云龙镇已清理河道垃圾、白色污染等废物约20吨,并在两岸新种了柳树。同时,全镇新建河道垃圾中转站6座,已于4月底建成完工。 科学治水 姜山镇居民王美月说,她的家,她工作的地方,都在姜山河旁,每天往返沿着河道走,见证了河水过去一年的变化。 河面垃圾漂浮,生活污水直排,河道发黑发臭,这是以前的街河;现在的街河,河水清澈多了,河道旁的垃圾少了,道路变得更加整洁,水生植物浮在水面上,水面倒映着两边的老房子,如果是下雨天,在这里能感受到一种烟雨江南、梦里水乡的意境。 科学治水,贯穿于水环境治理的各个环节。 姜山镇全面排查分析镇区内河水质,按照“一升一降三无”(水质透明度提升,综合污染指数下降,水体无黑、臭、垃圾)的要求,制定“一河一策”,分标段加强重点受污染河道的综合整治。 全镇投入730万元,分两个标段,在清淤疏浚、截污纳管后,对水体发黑发臭的5.6公里重点污染河道应用生物修复的方法实行生态治理。 去年9月14日,生物修复工程进场施工,11月底南段率先完工并投入运行,12月中旬,北段也全线完工投用。 微孔曝气、细菌培养、水草种植、鱼苗投放,短短半年时间,姜山几乎把污水处理厂的一整套污水处理技术和工艺移植到了内河,在河网补充水量严重不足的情况下,努力修复内河生态环境,提高内河自净能力。 综合运用了从源头防控、截污纳管进行污水治理。姜山镇对沿河工业企业采用整改、搬迁、关停等手段,全面排摸沿河排污口、新建排污井、河道两侧打桩敷管、污水集中收集,计划年底前完成工业污染整治。 “治水是种责任。”面对一天比一天清澈的河水,黄新山说,姜山河就像是他的一块示范田,通过对这条河周边企业的治污,让他更用心思考,如何更好推进全区企业治污工作,实现经济与社会的和谐、持久发展。

5月21日,鄞州区姜山镇新汪村垃圾中转站开始建设新站。“这新站建好,旧站拆除,河水又能干净点了。”在施工现场附近,村民们三三两两地说着。 甲村横河流经新汪村,垃圾中转站正好沿河而建,河网水质受到影响。经党员、村民代表决议,村里决定选址重建中转站。 “这仅是甲村横河治理中的一项工作。”作为甲村横河的一级河长,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叶天奔说,在这条河的治理过程中,云龙、姜山两镇付出了很多努力,三次看河,三次感受不同。 第一次:河面河岸脏 据《鄞县志》记载,甲村横河是鄞东前塘河的主要支流,西通姜山西河,东通前塘河,南通白杜,北通桃江,流经云龙、姜山两镇,全长14.2公里,平均宽度24米。 70岁的王国华老人是土生土长的云龙镇甲村人,他说,小时候,这条河是村民们免费的游泳场,更是孩子们的乐园。一到夏天,游泳的、钓鱼的,非常热闹。可现在一到夏天,就指望河水别变臭变黑了。 环保部门给出的结论:水质五类,氨氮超标。 叶天奔还记得今年1月15日第一次去甲村横河时的情景:水面密密麻麻布满了鱼笼、网箱,水黑,漂浮物多,两岸建筑垃圾、泥土成堆,几个大的垃圾堆都快将整个河面截断了。 工业、农业、生活污水依旧是水污染的主要原因。经统计,云龙镇沿河有畜禽养殖场6家,面积1623平方米,有牛25头、鸡鸭1330羽;网箱200只,地笼600只,鱼箔12道。21家沿河企业存在污水直排现象。河域内还有18条沉船、1座公厕及垃圾废物约100吨。 姜山镇沿河有畜禽养殖场1家,面积1000多平方米;网箱、地笼121只;污水排放口7个,其中工业排污口1个;废品回收站1家。而唐叶村、新汪村段,有两处工程遗留物,严重影响了河道畅通。 第二次:垃圾不见了 4月初,当第二次去甲村横河检查时,叶天奔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:河面漂浮物没了,两岸垃圾也不见了。 这一变化,得益于两镇按照我区“治水攻坚”三年行动计划,制订分步实施整治方案,第一步就是治“垃圾河”。 云龙镇开始了大规模的净河行动,全面洁净河道,大力清理河面河岸生活垃圾,全部清除河道树桩、沉船、网箱、地笼、鱼箔,清理临河、跨河建筑垃圾和违章设施。目前,18条沉船已全部清除。渔业设施处理方面,镇里出台措施,以每年500元/亩租赁渔业队的水域,以后每3年递增10%,对水域内的渔业设施按4000元/亩的标准一次性补偿,使水域内网箱、地笼等全部顺利清除。 姜山镇强化镇村合作,对新汪村、唐叶村段工程遗留物和河道障碍物进行清理,其中新汪村清理建筑垃圾6处10吨。目前,新汪村、景江岸村河道网箱已基本清理完毕,清理地笼约500只。景江岸村2处鸭舍开始拆除,预计月底前完成,沉船打捞工作也已全面启动。同时,镇里引入了市场化运作的河道保洁制度,确保河面无杂物、河中无障碍、河岸无垃圾。 第三次:景观变美了 “治水涉及面广量大,但每次来甲村横河,我都能看到可喜的新变化。”叶天奔说,云龙、姜山水系发达,水域面积特别大,但两镇克服了利益涉及面广、财政资金压力大等困难,将治水进行到底。 畜禽养殖场要拆了,河道两岸种上了柳树,年内再投236万元用于河道疏浚和护岸砌石……云龙段的景观变美了。 此前,云龙镇已对甲村横河沿岸的企业逐家开展排污情况调查,对企业排污方式、排污口位置、排污类型及排放量等情况建档。对具备污水管网接入条件的企业,督促其领取污水接入许可证并按要求安装对接管道和计费水表,规范排污渠道。今年,镇里还将投入3000万元,在甲村横河铺设总长3.5公里的污水管网。 沿河的农棚田舍越拆越少了,6月底完成整改;唐叶村、后 村沿岸绿化面积不断扩大……姜山镇也一天天靓起来了。 今年,姜山镇实施了河流定地段、定人员、定标准、定检查、定奖惩“五定办法”养护,河流流经村河段,必须有专人负责,每日开展巡查和养护,镇水利部门不定期检查,如不符合要求,将对所在村、河道负责人进行处罚。 “问题在水里,根子在岸上。”叶天奔说,治河不能一蹴而就,要统筹规划,形成合力,营造全社会共同参与治水、护水氛围,一步一步打好治水攻坚战。

本文由上海彩票发布于农业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碧水东流会有时,云龙强化源头治水

相关阅读